第375章 谁跟你说是领假证

365体育投注注册送385_bet365的体育投注_365 体育投注推荐佣金: 染指成婚,教授老公难伺候 作者: 神经西西 更新时间:2019-09-25 02:02:17 字数:2482 阅读进度:375/375

第375章谁跟你说是领假证

“陈茵茵,你要我进去逮你出来吗?”

封卓不悦的声音第n次在女洗手间外响起。

陈茵茵挂断电话,在隔间里深吸了几口气,不情不愿地走了出去。

如果不出去,她丝毫不怀疑这男人真敢闯进来捉她出去。

……

一小时前。

陈茵茵还在床上躺着睡懒觉,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,她不耐烦地按掉继续睡,没想到对方又打了过来。

她睡眼惺忪地顶着一头乱发,起床气爆炸,接起电话怒吼道:“谁啊!有病吗?你再打一个试试!”

劈头盖脸地骂完她就要挂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隐隐咬牙的冷冽嗓音。

“你敢挂我电话试试?”

陈茵茵一个激灵,瞌睡都醒了大半。

这……这是封卓?

她一脸茫然地把手机从耳边拿开,看看通话界面,真的是他!

“封……封总,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了?自己答应过什么,转头就忘?”

封卓嗓音里明显透着几分不悦,不等陈茵茵回神,继续道:“给你半小时,出现在民政局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哈?民政局?

陈茵茵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“你确定是……民政局?”

“不然呢?”

封卓理所当然的口气,听得她想打人。

然而他显然没有再解释下去的意思,只是警告她:“民政局还有半小时开门,如果你没有赶在开门之前到,呵……”

男人冷笑一声,威胁之意简直不要更明显,不等陈茵茵说话,便径直挂断。

“人渣!”

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,陈茵茵低声咒骂一句。

哪有跟人领证结婚让女人自己去的,也不来接她一下,就算是假的,面子上也要做得过去吧?

暗自腹诽一番,她赶紧起身穿衣,火速化了个淡妆,下楼拦辆出租车往民政局赶去。

陈茵茵手抚着小腹,低声道:“小家伙,你爹真是个渣男,你以后可千万别像他!”

出租车在民政局前停稳,正好赶上开门时间。

陈茵茵一下车,不远处男人的身影就映入眼帘。

他倚在车门边,眉宇间有几分不耐,见她来了,冷声道:“还不快点,慢死了!”

什么?居然还敢嫌她慢!

趁男人转身往民政局里走的时候,陈茵茵在背后举起手,作势要打他,没想到他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,突然转身。

她呵呵一笑,收回手假装整理头发,心里暗暗吐槽。

没风度,太没风度了!

民政局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,陈茵茵心想,既然是假结婚,他们肯定不用在这里排队,有什么特殊渠道走个流程,拿个假证就万事大吉。

然而……

她眼睁睁看着封卓坐在了排队等候区,差点惊掉下巴。

“站着干什么?过来。”

男人倨傲地朝她招手,召唤宠物似地让她到身边去。

陈茵茵靠近些,却还是跟他保持安全距离,压低声音问:“我们不是假结婚吗?”

封卓好笑地看着她,一副看智障的表情。

“假结婚也需要领证,一应手续俱全。”

陈茵茵:……

需要吗?她怎么觉得这么像个套路呢?

“难道没有什么特殊渠道,拿个假证就走人的那种?还需要跟这些来领证的真夫妻一样,排号等着?”

“谁跟你说是领假证。”

封卓呵呵一笑,俯身靠近她,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戏谑。

“我们来的是民政局,证,当然是真的。”

“什么!”

陈茵茵惊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,不少人的视线看向他们。

她尴尬地坐回去,压低声音正色道:“不用这样吧,我们是假结婚,不是吗?”

“你以为我想?”

封卓由上而下打量她一番,一脸嫌弃。

“我家老爷子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人精明得很,你以为假证能顺利瞒过去?”

这一副好像他吃了大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?

陈茵茵恨不得当场逃跑,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!

“封卓,我怎么觉得你在套路我!”

“套路?我对套路你没兴趣,这只是为了给老爷子一个交代,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别说得那么无辜好吗?真是欠揍!

陈茵茵倏地站起来,封卓立刻戒备地盯着她。

“想去哪里?警告你,既然来了,就别想跑。”

男人的语气中尽是威胁,眸子里散发出危险的光芒,只要她敢说一个“不”,下场一定会很惨。

“我……我去洗手间!”

陈茵茵涨红了脸,气呼呼地朝洗手间去。

而封卓似乎是铁了心要防止她逃跑,她前脚去,他后脚就跟上。

躲进洗手间的陈茵茵深呼吸几口气,脑子一片混乱。

居然要领真的结婚证,这……她真的要这么莫名其妙把自己的初婚交代出去吗?

可她还有机会反悔吗?

想到洗手间外的男人,陈茵茵摇摇头,他绝不可能轻易放过她的。

……

洗手间外,封卓等了许久也不见人出来,渐渐没了耐心,马上就到他们了。

明知躲不过,他真不知这女人还有什么好挣扎的。

今天就是拖延到晚上。他也有办法让民政局把证给办了。

“我数三个数,再不出来,信不信让你一个月下不了床?”

这男人胡说八道什么呢!

陈茵茵怕他再胡言乱语,火速从洗手间出来,气闷地瞪他一眼。

“催什么催,不知道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吗?”

封卓沉着脸不说话,拉起她回到大厅。正好轮到他们。

他不由分说地拉着陈茵茵坐到办证窗口前,脸色沉郁。

陈茵茵也没好到哪里去,本来她就不是真的想结婚,还不得不领个证,她还生气呢!

工作人员一看,狐疑地问:“你们是自愿的吗?”

陈茵茵心底呼唤千万遍“当然不是”,却因为男人狠狠攥住她的手腕,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。

“当然是自愿的。”

封卓伸手揽过她的肩,笑道:“我们感情很好。”

陈茵茵只能用眼神表示她的不满,眼睁睁看着就要卡在结婚证上,她突然伸手扣住结婚证。

“封卓,非这样不可吗?”

明知是徒劳,她还是想垂死挣扎一下。

“我说过的话,这么快就忘了?”

威胁!赤裸裸的威胁!

就连工作都觉得两人之间气氛微妙,再度确认:“真是自愿的吧?”

封卓不说话,看向陈茵茵,等她开口。

看似给她选择,眼神里却分明写着:敢否认试试看。

扣着结婚证的手渐渐松开,极不情愿地点头。

看着手里卡过章的红本本,陈茵茵只想哭。

完了,她完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