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笨贼爱美男 65

365体育投注注册送385_bet365的体育投注_365 体育投注推荐佣金: 倾国仇妃 作者: 绯红 更新时间:2019-09-25 06:49:50 字数:4944 阅读进度:237/237

镜子里的美人,樱桃小口,朱砂一点,哞如明月,顾盼生姿,脸庞娇小,白嫩红润,让人忍不住的喜欢。

“啧啧,真是个美人!”有人赞叹,随即到门口喊了一声,“公子,已经打点好了!”

有人缓缓进来,苏落借着铜镜,看见身后的人——上官依然,他笑的那么云淡风轻:“我的七夫人打扮起来果然是倾国倾城!”

他一挥手,其他人全恭敬退下,屋内只剩他们二人。

苏落的心几乎要跳出胸口,她一分力气也没,连说话都不能,若上官依然想做什么,她可怎么办!

倒没有她担心的一幕,上官依然沉默了片刻,突然冷笑一声,凑到她耳边,道:“你知道,我是怎么计划的吗?”

苏落自然回答不了,上官依然也没有等她的回答,只淡淡笑着,看着铜镜里的美人:“你会上花轿,然后在京城风光的溜一圈,轿夫、媒婆、礼队,全是我的人,甚至人群中也有,他们备了暗器,见血封喉的毒针,只要被刺伤,就活不了。”

苏落惊恐的张大了眼,那轻若云风的声音,却是重重砸在她心里!

上官依然心情很好,继续笑着说:“这两天他们来了无数次,可惜始终找不到你的踪影,待你上了花轿出了街,他们一定会来的,到时候我的手下一齐招呼,万针齐发,你说是他们的轻功快还是我的毒针快?”

恶魔!卑鄙!苏落急的快要哭出来,却就是发不出声音。

上官依然笑的好不开心,去果盘里拿一颗蜜饯填入口中,再喝一口热茶,才道:“江湖人称我雅公子,与俊公子,妙公子,杀公子齐名,今日正好较量一番,看看是他们厉害,还是我厉害。”

四公子……苏落心里又惊又怕,难道来救自己的恰好就是玉莫言,苏起还有萧渊?

“时辰到了。”上官依然放下茶杯,一把抱起她,出了房门。

院子里就有一顶花轿,轿帘被高高掀起,上官依然将怀里的美人放入轿中,淡淡一笑,道:“很快就回来,娘子稍安勿燥。”

苏落急得想跳起来,无奈身体动弹不得,如被无形的绳索禁锢着!她感觉到轿子已经被抬起,看着上官依然颀长的影子愈来愈小,帘子最终被放下,遮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花轿摇摇晃晃前进,苏落不知到了哪里,但听着明显热闹起来,有人奏乐,还有两旁百姓的私语,多是问“为什么没有新郎”之类的话题。

比起外面喜庆热闹的场景,苏落却如在锅上被煎熬一般,每一刻都熬的十分艰难!她恨不得跳出去大喊“千万别来救我”,她知道只要救她的人一现身,这里就会是杀戮的屠宰场!无辜的百姓必然也受牵连!

她真的不想嫁,可是更不想玉莫言为她再死一次!

那次跳崖,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,她再也不想失去他。

用尽力气,还是不能发声,小脸憋的通红,眼泪花也急的冒出来,许是太久没有休息好,苏落竟然渐渐陷入昏睡。她心里很紧张的,可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下滑,直到滑入一个漆黑的深渊……

————

人群中,一人垂着头,低声问身旁的人:“好象全是上官依然的人……全是会武的,恐怕早埋伏好了,等我们上钩呢,救还是不救?”

另一个人淡淡勾了勾唇角:“救,当然要救。”

仿佛被什么扼住了喉咙,呼吸都变得困难,意识终于回归,苏落挣扎着睁开眼,仍是一片通红的颜色。

周遭却是安静到了极点。

她的身子被斜斜靠在床边,因为头上的珠花还有盖头太过沉重,压的喘不过气来,才梦见有人掐自己脖子。她适应了片刻,因为视线被阻,只能看出这房间十分精致,床上铺的是金丝绒被,摆的是鸳鸯锈枕。

昏睡前,她是在花轿里的,怎么突然到了这儿?

苏落突然想起,上官依然的计划!

全身骤然冰凉,她几乎不敢去想,自己睡着以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?!

她没有被救下来, 是不是,是不是代表……

拼命想摇头,身体却不受自己的使唤,苏落清澈的眸子里淌下两行晶莹的泪珠,她低声宽慰自己:“不是的……他们一定没有出事……”

这时她才反应过来,自己能开口说话了!

既然能说话了,自然要呼救,苏落扯开嗓子才察觉,自己竟然没有力气叫出声来,石屋那两日将她折磨的憔悴消瘦,声音都已经沙哑。

一时间心灰意冷,她失落的自言自语:“如果……如果他死了,我活着,还有什么意思呢……没有他陪我,真的一点也不……不快活……”

门突然被轻轻推开,轻微的脚步声走近。

盖头挡着她的眼睛,只能听到对面悠长的呼吸声,以及红色的新郎长袍。

“上官依然……”苏落突然低声道,“你告诉我吧,他们……有没有来救我?”

心被高高吊起,期待着回答,却又不想听到回答。

对面的人退后两步,随后传来椅子搬动的声音,似乎是坐下了。

等了片刻,等不到上官依然的回答,苏落终于泄气,有些难过的道:“他们没有来救我,对不对?不然你早该向我炫耀了……他们没有救我,也许真的是有什么苦衷呢,他们一定是在乎我的……好吧,就算他们不在乎我,我也在乎他们啊。”

她不管对方有何反应,开始自顾自的说话,就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:“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,如果非要我做个选择,我宁愿被他们抛弃,也不想看着他们来送死……你才不会懂这些,你没有像他们一样的朋友,也没有真正爱你的人……很久以前,我看着玉莫言在我面前掉下悬崖去,几乎想跟他一起去死……现在,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,我也愿意为他死一次……如果你想杀我,就快点动手吧……”

她再也说不下去,眼泪从眼眶里大颗大颗的涌出来。

她好难过,可是这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……

对方忽然一声轻笑,悠闲的开口:“谁告诉你,他们没有来救你?”

苏落骤然抬眼,仍是红彤彤的颜色,可是这颜色中,却升起了无限的希望!

她……她没有听错吧,那是玉莫言的声音……

红盖头终于被掀开,一张俊美优雅的脸凑过来:“啧啧,哭的像小花猫似的,除了我,还有谁肯要你呀?”

泪眼模糊,苏落看着玉莫言,怀疑自己是在梦里。

“真笨,去救你就一定会死吗?”玉莫言嘴里喃喃的责备着,却疼惜的将她一把抱在怀里。

苏落如身处云雾中,还未搞清楚状态,睫毛上犹挂着泪珠,脸上却是茫然的模样。

玉莫言轻轻吻她的眼睛,柔声在她耳边道:“笨丫头,我怎么会不去救你……”

苏落终于反应过来,可还是不明白:“你怎么会……在这里,还穿成这样?”

玉莫言坐到床边,心疼的瞧着面前的小丫头,狭长眼眸里满满的爱意:“如果娶你的不是上官依然,而是我,你……你愿不原意嫁给我?”

他不敢肯定的问,他怕这丫头还在记恨他,不肯嫁给他。

苏落睁着大眼,扑闪扑闪,突然闷闷的开口:“你还问我干吗?我当然……愿意了!”

玉莫言大喜,又紧紧把面前的小人揉进自己的怀里。

玉莫言身上有清秀的味道,意外的让人安心,可是苏落很茫然,两人相拥了一会儿,她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我在做梦,还是你在做梦,上官依然布置了好多人去对付你们,可是怎么变成了这样子?”

玉莫言紧紧抱着她,淡淡道:“上官依然的确布置了不少人手,可是他却没想到我没有去劫花轿,而是直接劫了他。”

苏落嗅着他的气息,几乎要沉沦下去,他的声音响在耳侧:“拿下上官依然之后,我便易容成了他,很顺利的接下了我的娘子,并且离开上官府。”

心中暗喜,她看上的人,果然聪明!

提起上官府,苏落突然想起杜钗,惊道:“杜钗还被关在地下室里,快去救她!”

玉莫言淡淡笑道:“你放心,已经救出来了,她现在被安置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。”他松开怀里的人,含笑看着她,摸摸她的脸,“你的药效已经在渐渐消退,试试看能不能动了?”

“嗯。”苏落尝试,果然力气也恢复了几分,她轻轻抬起手,抚上玉莫言的眼睛,“你终于能看清楚这个世界了……”

握住她的手,放在唇边深深一吻,玉莫言柔声道:“对,以后,我就可以天天看着你,守着你,一直到死为止。”

他的眸子里温柔的光芒,简直要把苏落融化在里面,从不穿红衣的玉莫言,此刻看起来,更有种妖艳的魅力。苏落突然心跳加速,脸颊上也染了几分红晕。

他他他他这么温柔,该不是有什么目的吧?

果然,玉莫言缓缓的开口:“小笨贼……干脆今天我们就成亲吧?”

“嗯……啊?啊!”

还不待她再开口,嘴唇便已经被堵住,玉莫言温柔的吻上来,他的手拂过她的头发捧住她的脸,专心致志的吻。

气息,终于混乱了,嫁衣好象已经被扯掉了,可是谁管呢,缱绻的气息,热情的抚摸,玉莫言的温柔像一湖水,将她紧紧包围在其中……

苏落头脑混乱的想,管不了,反正早晚要嫁……现在嫁掉算了,还可以赖他一辈子……

房间里热的可以融化一切,金丝绒被上……爱抚和深吻……

“落落醒了没?”门突然被撞开,苏起的叫声也传进来,“哎呀!对不起!你们继续,继续!我走了……”

苏起落荒而逃,只剩玉莫言尴尬的瞧着苏落。

真想掐死苏起啊!早不来晚不来,这时候来!床上二人不约而同这样想。

“呃……”苏落讷讷的开口,“还要不要……继续?”话音刚落,肚子里也不甘的咕了一声。

玉莫言失笑出声:“算了,虽然很想吃了你……不过还是等你先吃饱了再说吧。”

他站起身,捡起被自己丢到地上的外衫,潇洒自如的披上去就出了门,再回来时,端了一盘点心米粥之类的东西,身后还跟着萧渊以及羞涩的苏起。

苏落狼吞虎咽的样子引得众人啧啧感叹,萧渊一脸幸灾乐祸:“瞧你这样子,该有好几年没吃过饭了吧!”

“唔……两天。”挤出一个回答,苏落又忙着去端米粥喝。

萧渊忿忿不平,道:“太狠了!该好好教训下上官依然这小子!没武功还敢跟我们较劲!”

苏落抬头,突然奇怪起来:“萧萧,你不去帮五重楼做事了吗?怎么这么闲?”

萧渊一摊手,笑道:“墨俊之怕我再坏他的事,干脆直接放我自由了,以后我就跟着你们过日子啦!”

“我们……”苏落不由得瞥一眼玉莫言,话已吐出,“我还要去找越王爷报仇呢!”

“落落……”苏起终于无奈的开口,开了个头却又叹口气,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几人将目光全放在玉莫言身上,苏落也诧异的看着他,心里暗暗后悔。

自己怎么一嘴快,什么话都说?越王爷好歹是玉莫言的老爹,在这扬言报仇,万一他不娶她了怎么办!

玉莫言轻咳一声,淡淡一笑,道:“小笨贼,你去报仇我不反对,但是……”他突然上前握住她的手,“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与越王府抗衡,不如就由着他先与穆王爷斗,同时你去历练增长自己的实力,待有了足够的把握,再回来报仇,可好?”

苏落怔怔瞧着这张白皙俊美的脸,鬼使神差的点头:“好。”

周围一片欢呼声。

——

上官依然最后还是安然无恙的回到了上官府,只是不久便从府中传出六夫人七夫人身染恶疾暴毙的消息。

上官家仍旧跟着穆王爷,穆王爷则仍旧与越王爷对抗,根据形势来看,这场对抗也许要持续到两位王爷进棺材为止了——如果没有这件事的话——越王爷还是死了,被刺杀而死,据说是江湖第一杀手组织销音阁所为。

苏落自然知道,那是她的姐姐,为她们司徒家报了仇。

越王爷死的那几天,玉莫言消失了一阵子,很快又回来,他笑嘻嘻的告诉苏落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我去做了个了断,今后,我就只陪着我的小笨贼娘子,逍遥自在的遨游江湖!”

墨俊之自然继了位成为新任越王爷,他再也没追杀过玉莫言和苏落,苏起怀疑和玉莫言的那次消失有关,但被舒陌不屑的一哼,他立刻抛下这个问题,去哄老婆了。

至于苏落无缘得见的夏雪和卫摇头,听说他们送玉莫言到了京城便不知所踪,据说跑去出海了,他们想去海的那边看看风土人情,可能要去个十年八年。

苏落亲密依偎在玉莫言怀里,瞧着不远处娴静绣花的杜钗,暗暗想,该给她再找个相公了。

嗯,大地宽广,空气清新,世界是多么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