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不弄死也要弄残?

365体育投注注册送385_bet365的体育投注_365 体育投注推荐佣金: 你是我抓不住的月光 作者: 万里三月 更新时间:2019-09-25 02:21:48 字数:3463 阅读进度:202/202

只一声,冷慕庭就听出了这就是沐可欣的声音,现在他更加可以确定画面中的女人就是沐可欣了。

“明白,当然你放心了,我与冷慕庭有不共戴天之仇!只是沐小姐我就不明白了,他对你那么好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?”绑匪很是不解。

女子冷笑,勾了勾唇,显得薄凉冷峭,“好?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随即她起身背对着屏幕,似在回忆,似在思索,半晌她侧头冷笑,露出一个模糊的侧颜,“想当年,他像是一只癞皮狗缠在我身边,任由我冷眼相待。但我实在是烦了!所以我便想出了报警谎称他强.J。终于我耳朵根子清静了。但好景不长,他又出现了。”

冷慕庭听到这些话,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了,就如岩浆要爆发一般,血液流动越发快了,堪堪要冲破他的身体。

“癞皮狗?这就是她对我评价?”冷慕庭紧咬银牙,脸色铁青一片。

难道这就是她当初要陷害他坐牢,害他母亲成植物园的原因?

“你可以理解我的那种感受吗?他就是一盘坏掉的菜,让我看一眼就觉得恶心,别提每天跟他在一起了,说实话我早就恶心到骨子里了。”女子看向绑匪,纵使戴着墨镜,也能感受到她那骨子嫌弃和厌恶。

冷慕庭眸中涌动着滔天.怒意,他一拳砸了过去。

砰!

电脑屏幕碎裂,声音和画面彻底消失了。

冷慕庭收回带血的手,胸膛控制不住剧烈起伏。

停顿片刻,他去找了一部新的电脑,重新插上。

继续看刚才被打断的那一部分。

“冷慕庭这个人精明的很,到时做戏要做足,你对我一定要下狠手!只有这样,他才会相信。”女子不放心的嘱咐道。

绑匪点点头,“没问题这小意思,只是你真的打算让我弄死他?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绑匪似乎有所惧意。

“冷慕庭很有钱,你跟他狮子大开口便是。再说等事情一办成,你赶紧离开中国。到外面隐姓埋名,过你的小日子便是。”女子冷悠悠道,“当然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绑匪笑了,“你们女人够狠。”

女子嘴角邪勾,冷笑,“记住如果不能把他弄死最好也给我弄残了。”

“明白明白。”绑匪把支票往怀里塞去。画面戛然而止。

冷慕庭握紧拳头,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逆流!

“不弄死也得给我弄残了?呵呵,沐可欣,你这是给有多很我!”冷慕庭咬着银牙说道。

随后他像是自虐一般,来来回回观看这一个视频,期待着奇迹出现,期待着他能找出蛛丝马迹,证明视频中的女子不是她!

但他太清楚沐可欣的声音了,就连身形也是如此的像!

“为什么!我究竟是怎么得罪你了!就因为我喜欢你吗?”冷慕庭眸中泛红,暴喝。拔下U盘,拿起电脑重重往地上一摔,然后再跺几脚。紧接着他像是疯子一样,开始砸办公室内的东西。

最后像是砸累了一般,他瘫坐在地上,痛苦地揪头发。

…………

别墅。

沐可欣坐在餐桌上,看时间,摸了摸瘪瘪的肚子。

这都几天了,怎么还不回来?

“可欣,要不然你先吃吧,等少爷回来我再热热菜就好了。”郝阿姨热情的说道。

沐可欣摇摇头微笑,“不用了,等他回来再说吧,我上楼了。”

沐可欣回到房间,先去洗了个澡,许是困了,沐可欣就趴在了床上。

没想到这一趴还就真的睡了过去。

半夜,沐可欣突然感觉到一股冷飕飕的风,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,睁开朦胧的眼睛,这才发现站在床边的男子。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“你回来了?”

冷慕庭没说话,只是定定看着沐可欣。

沐可欣微蹙眉,觉得冷慕庭怪怪的,但掀开被子靠近他的时候,这才闻到了一个难闻的酒味夹杂着尼古丁的味道,让她觉得呛人难闻极了。

“你喝酒了?”沐可欣下床走过去,发现冷慕庭与平常没有多大变化,只是眸中多了一些红血丝。

“你把外套脱下来吧。”沐可欣伸手抓住冷慕庭的肩膀,想帮他脱外套。

冷慕庭的身子僵硬一瞬,本想推开她的手,但最终他没动。

只是任由她脱掉。

冷慕庭的眼睛看向沐可欣。因为刚被吵醒,眸子还有些许朦胧,但嘴角梨涡的那一抹笑,迷人心扉。但冷慕庭的心此刻却是如冰一般的冷。

“你手受伤了?你这是怎么弄得?”沐可欣眉心紧锁,抓起冷慕庭的手,似乎很担忧,“你先坐下,我去帮你找医药箱。”沐可欣赶紧去找。

冷慕庭没说什么,默默坐在床沿上。

很快沐可欣回来,拿着药给他处理,“幸好伤口不深,平常你多注意不要沾水,不过你这是怎么弄得?好好的怎么会弄成这样?”沐可欣坐在他旁边,眼睛一直盯着他的伤口,小脸皱成了一个包子。

如果是换做以前,他听到这些话会高兴死。但现在,他觉得刺耳多了。

“好了,我先去楼下帮你煮完醒酒汤。”沐可欣把东西扔进医药箱里,更想离开。冷慕庭就抓住了沐可欣的肩膀,眸中冰冷无比,“这么装不累吗?”

听着他含着讥讽的话,她拧眉,不解地问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就装了?”

冷慕庭上下扫视着沐可欣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似乎怕错过她脸上的表情。但她的神色太过无辜,让他寻不到任何蛛丝马迹。

“我还是先去给你弄醒酒汤吧,你醉的太厉害了。”沐可欣拽掉她肩膀上大手,准备起身,但冷慕庭却直接起身,把沐可欣压在身下。

沐可欣瞪大水眸,但冷慕庭丝毫不给她反抗的机会,直接吻.住了她的唇。

沐可欣伸手去推他,她觉得冷慕庭真是醉了。前一段时间,他还是很尊重她的,但现在……

冷慕庭感受到她的反抗,她的排斥,他心底好不容易被强压下去的怒火再次被勾了起来!愈演愈烈。

冷慕庭吻得愈发用力,她身上的衣服很快也被扯掉。沐可欣有些发慌,觉得冷慕庭今天好像有些不太正常。

但是他的攻击太猛,除了最初的一丝疼意外,他却是带给她了另外一种快.感,让她理智渐消。彻底沉沦。

冷慕庭看到身下女人媚眼如丝,脸颊绯红的小模样,痴迷。

怎么办,就算知道她厌恶他!讨厌他!他就是舍不得放手,他贪恋她带给他的感觉。

于是他大胆的做了一个想法,就算是这样,他也要把她留在他身边。

一番缠绵悱恻后,沐可欣香汗淋漓躺在那里。冷慕庭抱紧沐可欣,似乎怕她逃离。

沐可欣没敢去看冷慕庭,只是背对着她。

第二次,这是她第二次失控了。怎么办,她发现对他的抵抗力明显下降了好多。

冷慕庭凑近沐可欣的后背,用唇吻了吻她的香肩。沐可欣浑身一僵。

冷慕庭太累了,一点也不想动,尽管身上黏糊糊的,也就这么的浅睡了过去。

沐可欣却是了无睡意,因为出汗,她觉得难受极了。等她听到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这才慢慢脱离她的怀抱,去了浴室。

等浴室门一关,冷慕庭立马睁开眼睛,他支撑着身子起身。眼睛在扫向沐可欣的包时,愣了愣。

随即他走过去,把她的包给翻了一下。直到一张账单出现在他的面前彻底打碎他的平静!

这下他再也忍耐不住!

再这之前,他还可以勉强说服自己,是有人故意黑沐可欣,挑破他们之间关系的。

但现在!证据摆在他面前,想让他装睡都装不了!

沐可欣冲个澡,裹好浴巾走出来就看见冷慕庭手中握着的一张纸。

“你怎么又起来了?沐可欣轻声问。但走了两步,在发现冷慕庭转头看向她的眼神时,她彻底愣住。

黑眸卷起狂风暴雨似刀子般,又带着滔天恨意,铺天盖地向她席卷而来,令她的心狠狠一抽。

脚步不由往后退,这举动落在冷慕庭的眼睛就更加坐实了他的猜测。

她在心虚!

“这是什么?”冷慕庭大步走过去,把账单往她面前一摆。

沐可欣扫一眼,汇款三十万?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

“这不是我的,我压根就没有……”

“你到底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?”冷慕庭把账单重重往沐可欣的脸上一甩。

虽然没什么痛意,但让沐可欣感觉到奇耻大辱。神色越发冷,看向冷慕庭的眸色蕴满冷色,“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!这不是我的东西!”

“沐可欣!我他妈真是瞎了眼才会认识你!”冷慕庭暴喝,血液中涌动着一种愤怒的叫嚣,“我没想到你的心居然是如此歹毒居然勾结绑匪骗我!我他妈就像是傻子一样,被你耍耍的团团转!为了救你,当时我宁愿把我的命给舍弃了,可你是怎么对我的!”

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我什么时候勾结绑匪了?”沐可欣愕然,这什么跟什么啊?为什么她一句都听不懂!